河南大风作品网>都市小说>禁区 > 第一章 自杀后我重生了
    我这一生历经两场车祸。

    一场发生在我小时候,它带走了给我生命的至亲,一场发生在十天前,它带走了支撑我人生信念的挚爱。

    我好痛,全身上下没有伤口,却如同被千刀万剐了一般,心脏被割裂成了千万片,粉碎在这寻不到慰藉的尘世里。

    我躺在浴缸里,温水浸泡着我,这是我失去我哥以后难得的放松,沉浸地享受这种被温暖包裹的愉悦体验。

    我的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哥哥,你连我的梦里也不来,那你就等等我,我马上来找你。

    我拿起放在浴缸旁的剧毒农药,拧开,一股苦臭恶心的气味瞬间弥漫散开,我的鼻腔被刺激到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我嘴角一勾,这应该是正品。

    我没有丝毫犹豫举起它一饮而尽,舌头在碰到它的瞬间就被苦涩到发麻,我强行压制住了要把它吐掉的本能。

    农药经由喉管到达胃部,胃即刻开始剧烈痉挛,恶心是第一反应,很快我开始口吐白沫浑身冷汗,整个腹腔如同被火烧被鞭笞,我能感觉到内脏咕咚冒泡被溶解,整个腹腔像是落入翻腾的熔浆中,灼烧疼痛,可那远不足以抵消我失去我哥的痛。

    可我仍旧担心这不足以致命,还准备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,一刀割开了手腕上的动脉,看着艳丽的红色丝丝缕缕飘散在水里,我满意地闭上了眼,等待死亡的来临。

    我要去找我哥了,给他道歉,求他原谅。这辈子是我毁了他的人生,真心祈愿下辈子他不要再遇见我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能不能回到过去,给我一个拨乱反正的机会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一片黑暗中,我恍惚听到了我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谨——小谨,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飘飘忽忽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,那么不真切。

    我急切地睁开双眼,只见柔和的白光透过窗帘照亮了我身处的环境,我现在平躺着。

    我哥的声音消散了,像是从未出现的幻听一般,我开始心慌,挣扎着坐起,我的身体有着熟悉的酸软,尤其是后腰往下,屁股疼。

    我半靠在床头疑惑着,举目四顾,这颇为熟悉的房间布置。

    我的心猛地一颤,这可不就是我的房间!

    东边的阳台,窗帘被风吹动,隐约露出我亲手种的绿叶樱花盆栽,怎么它还小小的没有长成?我记得它长得很大一株了,还开了好多花,我和我哥还给它换了个盆子,我在花鸟市场买的福禄双喜的大花盆。

    我移开视线,往阳台边的书桌上看去,上面堆着密密麻麻的设计专业书,半开的衣柜里露出我一两年前的卫衣袖子。

    正在思考这是什么情况,门开了,我哥走了进来,还有他一贯宠溺的音色由远及近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懒虫,快起床。”